??????????

發布于 2021/9/15 7:39:54   1人圍觀


?????? ????


作為/海龜交易法則/使用者,我們用各種措施來確定強弱。


  最簡單也是最常見的方法就是簡單地看圖表,通過目測找出 哪一個/看起來/更強(或更弱)。


  有的人會判斷價格自突破以來前進了多少N,然后買入變動最大的 市場(以N計)。


  其他人會從當前價格中減去 3個月前的價格,然后除以當前的N,以使各市場正常化。


  最強的 市場價值最高;最弱的市場價值最低。


  這些方法 都很好用。


  重要 的是,在最強的市場中 持有多頭頭寸,在最弱的市場中持有空頭頭寸。


   翻轉到期 合約當期貨合約到期時,在翻轉到新的合約之前, 有兩個主要 因素需要考慮。


    貴金屬與原油 受美債收益率疲軟和美元走弱提振, 現貨黃金  刷新2月25日以來高點至1797.66美元/盎司。


    現貨鈀金  價格創下歷史新高,盤中一度觸及2895.96美元/盎司, 投資者押注 經濟復蘇將提振汽車制造商對鈀金的 需求,從而令這種貴金屬的供應短缺狀況加劇。


    FXTM高級研究分析師LukmanOtunuga表示,亞洲的 新冠感染病例大增造成不安情緒升溫,使 風險偏好受到打擊、投資者緊張焦慮。


  市場密切關注這種擔憂情緒將對全球經濟復蘇造成何種影響。


  隨著風險偏好下降,黃金價格可能繼續走高。


    原油價格周三連續第二天下跌, 美國原油 庫存增加加劇了人們對全球需求回升前景的擔憂。


  紐約原油期貨周三下跌2.1%,之前公布的美國每周庫存報告顯示, 美國原油庫存出現一個月以來首次增加。


  與此同時,印度的新冠 疫情加重 拖累石油需求。


  消息人士透露,美國提出放松針對伊朗的制裁。


    Tortoise的投資組合經理RobThummel說,新冠感染病例增加,特別是印度的疫情,導致全球石油需求的不確定性增強,拖累油價下跌,印度是一個巨大的高增長的石油市場。


  該國的疫情發展至少 在短期內可能對需求構成挑戰。


    圣路易斯ConfluenceInvestmentManagement的執行副總裁BillO’Grady表示,市場的價格大致合理,隨著時間的流逝,可能會上行,一旦進入夏季,我們將看到需求回升,這將抬高價格。


  在美聯儲本周即將召開 貨幣政策會議之際。


   經濟學家們預測認為,美聯儲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開始削減每個月高達120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 計劃(QE)。


    彭博調查顯示,約有45%的經濟學家 預計,聯邦 公開市場委員會將在第四季度宣布 縮表,14%的經濟學家認為這將在第三季發生。


  整體調查結果基調較 3月份時偏鷹,當時較多受訪者認為縮表是2022年才會發生。


    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調查經濟學家預計,美聯儲將在今年發出 縮減 購債規模的早期預警信號,其中預計在7—9月發出信號的人數最多(45%)。


  具體場合可能來自7月或9月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或者 鮑威爾對國會的半年度證詞。


  8月底舉行的年度杰克遜霍爾經濟研討會也是傳遞信號的可能場合。


    大多數經濟學家預計,整個 債券購買計劃退出時間將持續7— 12個月左右。


    在加息問題上,經濟學家們普遍預計,美聯儲要到 2023年才會提高 利率


  這一時間點較此前3月調查有所提前。


  調查中位數顯示,到2023年底,美國聯邦基準利率可能上升50個基點至0.75%,到2024年底,利率將上升至1.25%.  美聯儲新的貨幣政策會議將于當地時間本周三結束。


  市場普遍預計,美聯儲將重申將在美國經濟實現就業和通脹目標方面“取得實質性進一步進展”后,才會調整購買量的計劃。


    在利率方面,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不會上調利率。


  經濟學家們表示將仔細觀察美聯儲主席羅杰斯在新聞發布會上的具體措辭,以了解是否存在QE可能逐漸減碼的暗示。


    鮑威爾此前經表示,當美聯儲委員會認為其貨幣政策目標即將達成時,他將在這種變化發生之前就警告市場,且政策的變化將取決于未來實際的經濟報告,而不僅僅是看好的預測。


    MirabaudAssetManagement首席經濟學家GeroJung表示,鑒于美聯儲堅持將重點放在實質的經濟數據上,今年啟動縮表可能為時尚早。


  美聯儲可能希望看到一系列非常正面的數據,就像3月份的就業數據,然后再開始啟動縮表程序。


   美聯儲強調,它計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逐步縮減量化寬松,并辯稱縮減步伐放緩與其資產負債表的增長相一致。


    因此,投資者可能會克服“縮表恐慌”(tapertantrum),相信美聯儲可能買入債券的說法。


  但博伊警告稱,交叉資產 估值的范圍也遠遠超過上一次2013年“縮表”時期,這意味著,即便只是政策寬松方面的微小調整,投資者也更容易受到影響。


    博伊表示,投資者最初可能會將縮減購債規模視為對經濟增長有利的舉措。


  因為這表明經濟足夠強勁,允許縮減購債規模,但隨后會“出人意料地迅速”轉為防御性資產。


    他指出,截至今年4月的一年里,全球流動性下降,基于領先指標,VIX指數顯著上升。


  而長期來看,債券的價值比其他任何 資產類別都更具吸引力。


  因此,盡管通脹和政策不確定性可能在短期內打擊債券,但從目前的估值和投資組合相關性來看,它們可能對其他資產類別造成更大傷害。


    在他看來,風險回報正迅速轉向債券和防御型股票。


    摩根士丹利(86.97,-1.12,-1.27%)(MorganStanley)策略師也指出,在投資者對沖通脹的需求推動下, 大宗商品出現了自上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最強勁的12個月漲勢。


    他們認為,宏觀利好因素很可能會持續下去。


  但在一些金屬、大宗商品和谷物等領域,價格會高到脫離基本面。


  過去12個月,美國貨幣供應量的增長速度達到了1907年(不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快水平。


  貨幣供應增長與經濟復蘇加速,推高了通脹預期。


  他們表示:  “當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時,大宗商品往往會表現突出。


  從中長期來看,這將支撐未來幾年大宗商品的結構性投資主題。


  但在短期內,大宗商品的價格已經超出供應、需求、庫存和邊際成本等基本面因素可以解釋的水平。


  ”  此外,在經歷了過去60年來第二強勁的反彈之后,大宗商品的風險/回報前景“開始惡化”,尤其是考慮到通脹盈虧平衡“已經估值過高”(收益率過低),而美元未來一段時間的強勢(盡管幅度不大)又將到來。


    盡管宏觀經濟有利因素可能會繼續,但許多市場正面臨下半年回調的威脅。


  摩根士丹利預計年底前大宗商品價格將呈現下行趨勢,特別是在鐵礦石、基本金屬和貴金屬、糧食、歐洲天然氣和液化天然氣方面,而石油、美國天然氣和糖價格相較而言更具有韌性。